斯皮尔伯格、卢卡斯钟情的电影海报设计师--约翰·阿尔文
后浪电影学院

2019-04-22 17:34:49

他为斯皮尔伯格的电影绘制的海报,比如其他任何一位艺术家都多。他的各种绘画作品被乔治·卢卡斯珍藏在私人收藏库中。他为《银翼杀手》绘制的海报被该片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直让造访者们羡慕嫉

上周,我们推送了阿尔文专访的上半篇,文中聊到了《银翼杀手》经典海报的诞生过程。今天推送这篇专访的下半篇,将谈及《异形》《E.T.》《狮子王》等影片海报的绘制经历,以及阿尔文与各大导演之间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854

约翰·阿尔文(1948-2008)他被迪士尼高层誉为“市场营销战中的定海神针”,为《E.T.外星人》《银翼杀手》《异形》《侏罗纪公园》《星际迷航》《蝙蝠侠》《狮子王》《美女与野兽》《阿拉丁》等经典电影绘制过海报,他的作品总是被抢购一空。带有迷雾般神秘光感的笔触是他专属的美学风格,被业界赋予“阿尔文空气感(Alvineseque)”之名。其《魅影天堂》海报曾被美国国立艺术博物馆和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选中,列入“一个时代的图像(1945—1975)”海报展。

采访者:Aaron Brinkley

——你跟我说过,你没机会再和雷德利一起合作设计《异形》周年纪念的海报了。有什么隐情吗?

阿尔文:当初是20世纪福斯公司的衍生品开发部门来找我合作周年纪念海报的。我当时想,15年前我们只知道原版海报上的一个外星蛋和一句文案“在太空里,没人能听到你的尖叫”。

“异形”概念的可怕之处在于我们很少看到这个生物本身。它总是隐藏着,迅速而致命。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它什么样子,所以咱们别为此道歉了,咱们让它亮相、穿过一扇门走来,你知道,准备杀你之类的。我在《Cinefex》杂志上找到了一些很好的参考资料,也从自己的收藏资料中找到了一些一直保存的照片。我试着为这个外星生物画一幅值得尊敬的肖像画。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01

《异形》周年纪念海报

我知道雷德利·斯科特并不是很喜欢这幅画,因为他觉得肖像画泄露了太多东西。这个意见是我间接得到的,我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这件事。他可能不太喜欢周年纪念海报这件事让感觉很糟糕,但我根据甲方开发衍生品的要求和福斯拿去销售的产品角度,做了我能做的工作。我想,他们从来没能成功地营销《异形》这部电影。我认为福斯衍生品部门内部,人们各自按自己的主张办事,不互相配合,直到今天他们依然如此。即使是现在,你也可以从他们的科幻大片没有太多的辅助产品和衍生品来支持营销证明这一点。不过,设计周年纪念海报还是很有趣的。我一直很欣赏《异形》,这是一雷德利·斯科特的一部杰作。当时有机会搞“异形”主题海报,我非常地高兴。

——你已经为动画电影设计很多单幅海报了。动画电影的海报比真人电影更容易吗?

阿尔文:嗯,动画电影令人愉悦的地方是,它是绘画作品,或者说它们是相对于摄影艺术的美术艺术。因此,用绘画去营销绘画作品就非常自然了。我爱为动画设计海报,特别是因为如今许多单幅海报只是电影中主演明星的宣传照片,并没太多的艺术或设计含金量。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非常荣幸地为迪斯尼公司的一些电影做了很多工作,而且它们都是我的得意之作。比方说《美女与野兽》或《狮子王》,我可以把电影的主题提升到几乎是神话或寓言的角度,远远超越只把一个动画场景或影片的一帧画面放在海报上。我认为提炼主题的做法很恰当,我的意思是,迪斯尼动画的力量和活力是无与伦比的。对不起,这对其他努力超越迪士尼的电影公司来说都是坏话,但是无人能出其右!(两人都笑了)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06

《美女与野兽》海报

迪士尼的营销工作人员在争取更广泛的观众方面,非常明智。他们知道海报不仅仅是为孩子们准备的。因此,他们经常要求我设计的图像,要不仅仅吸引年轻的观众,也要吸引想看此类内容的成年观众。我很幸运有一些高曝光度的作品。我可以调整自己的作品和风格,以适应,比如说“迪斯尼魔法”。

——是的,我对那张画面下方聚集着全部动物的《狮子王》单幅海报印象深刻。

阿尔文:清楚和公平起见,我得说,所有动物聚集在下方是电影里极好地升华全片的一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迪士尼的一位美术师(我不认识他)做的这种改进。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10

《狮子王》海报

我画的是天空中一只巨大的狮子,以及我喜欢画的那种传奇风格的元素,最初画面下方只是光秃秃的非洲风景,有一只狮子在圣石上。但是成品画面下部和所有的动物们都是用电脑合成上去的。毕竟,这是杰弗里·卡森伯格想看到的,那时他还在迪斯尼做总裁。事实证明,这是个不错的组合画面。

我很高兴看到他们把狮子单独站在圣石的元素用于其他东西和许多用途。但从应得的功劳来说,最重要的部分是我设计的。(爆笑)我对功劳归属真的很小心,因为我相信事情不要被误解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海报设计师很少因为自己的工作就能得到署名机会。我有时会对一些艺术家所做的事情感到愤怒和震惊,他们会错误地声称作品属于他们自己,或者不纠正别人的假设,让别人假设自己做了没有做过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的一幅画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E.T.外星人》原版海报。我曾允许他人在跟我聊天时,说那幅海报是他们的作品,我没有意识到那是我设计创作的画。他们甚至可能不想剽窃,但我最近学到,不要让他们偷走我的劳动。我不会透露那些人的名字,因为不想那么卑劣。

我是许多著名电影登记在案的海报画师。有这些创作的机会,我感到无比幸运。《银翼杀手》就是其中之一。《银翼杀手》海报是我永远引以为傲的作品。这就是我非常感谢你们给我机会和你们交谈的原因,你们让每个人都知道《银翼杀手》海报作品上的名字是阿尔文——过去是,将来也是。包括我为《银翼杀手》设计的新海报,你很快就看到并做回应了,令我印象深刻。(感谢加里·威洛比带来了的新海报讯息!)我能告诉你一件事吗?

——好呀,当然可以说啦。

阿尔文:这幅新海报是我一直想创作的那种个人化的设计。你会注意到,在右上方有一张很大,很暗的罗伊的头像,比画面其他所有元素更大,也更危险。而我觉得哈里森·福特重新绘制、大幅改进的形象更有英雄气质了,尽管他仍有些汗流浃背,看上去有些粗犷。瑞秋的形象更明亮,更清新;建筑细节和气氛以及所有细节都改进了一些。如果你把这幅新海报和原版海报放在一起,他们肯定是表兄弟——但其中一个肯定更老更聪明。(两个人都笑了)

我们总是依赖于参考电影明星的面部或姿势的照片。(笑)我是说我们还能怎么做?这些明星不会为无名之辈摆姿势,不可能存在例外。所以,坦白地说,当我设计原版海报时,用于参考的一张哈里森·福特照片拍得很糟糕。我尽了最大的努力,结果还行。但我一直挂念这个遗憾,一直想换个角度看。

在设计新海报的时候,我已经发现并收集了不少哈里森·福特在《银翼杀手》那个年代拍得极好的照片。我能更具体地刻画他凝视的眼神和下巴上的小胡茬。你知道,他那迷人的、独特的鼻子,诸如此类的东西。因此,我正好能够升级新海报,让它的布光与原版略有不同——以一种我一直想创作的方式,而不是别人告诉我必须得做什么。

这幅新海报可能会成为2002年这部电影20周年纪念活动的一部分;它可能会成为一张特许的,限量版海报,我在上头签名;它可以有很多方法重焕生机。但我做不了这件事的主。我真的是想找个机会重温一个主题,就像乔治·卢卡斯为《星球大战(新希望)》、《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重做特别剪辑版。很明显,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两个人都笑)有那么大规模的机会也行!但意义是相同的,如果画家有机会,比如说我自己,重新创作一些我一直喜欢的东西,让当时时间和环境不允许的情况下创作的一些作品,变得有点不同。所以希望这幅新海报能有自己的生命。我很感激你们一直关注并看到了新海报。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14

约翰·阿尔文

我得说,原版海报的原画在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 Auction House)的一次拍卖会上,被一位新加坡的个人买走了。我没问具体拍卖了多少钱,因为我认为那样有点粗俗,我要说的是,我很高兴地注意到,那幅海报原画拍卖出了佳士得商业插画类的里程碑级最高价格。我当然从中赚到了一些钱,但拍卖的分成分到了不同的地方,让我很高兴的是,这一次拍卖的一部分所得,能让南加州大学电影系受益。所以我真的很高兴能够为电影系做出一些贡献,因为它培育这么多伟大的导演和电影人。

你知道我们保留了原版海报的出版权利,但原画已经是私人收藏了。奇怪的是,我1982年绘制的原件不见了,消失了。我不想用“失窃”这个词,因为听起来像犯罪,但我不知道画在哪里,我手里没有。(两人都笑了)似乎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而且它总是自带一些神秘感。

——《银翼杀手》的道具和东西似乎发生了很多类似事件。

阿尔文:对!就像是,“它收在哪?”,“不造,没了”(两人都笑了)你知道吗,我认为像雷德利·斯科特做的艺术含金量那么高的电影很容易发生这种事情。一些异形道具和手制品的丢失,一直都是个谜。它们都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消失了,人们把它们顺走了。

我很早之前给《银翼杀手》设计了一些海报,看起来就像是汉斯·鲁道夫·吉格尔的作品,他是一个出色的超现实主义者,为《异形》做了大量电影美术设计。我知道那就是雷德利·斯科特喜欢的风格,我以一条蛇为灵感做了一些早期的片名Logo研究。一条人造的蛇,在《银翼杀手》的字母上爬进和爬出,旋转的东西飞过……这一切都是吉格尔会做的在那种奇怪的黑白超现实主义风格下完成的设计,然后……没一个人表示喜欢!(两人都笑)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你冒着一点风险,做出了一种艺术声明,掌权之人却说:不不不,我们不喜欢这种的。”但这个小插曲只是为《银翼杀手》所做的大量初步工作的一部分,其中一些设计稿仍然存在。这些年来,有几位收藏家和赞助人从我这里买走一些这样的东西用来收藏。希望有一天我能出版这些内容。

——如果能看到一些这样的作品,会非常有趣的。

阿尔文:至少在主题角度,有些作品看起来很像我们现在看到的新海报,但只是重新安排了一些元素。早期的想法之一是,在城市上空盘旋着一艘整洁的“新世界”飞艇,有一张巨大的戏剧化照明的罗伊半脸从黑暗中盯着我们,一个非常小的德卡德沿着街道奔跑。你知道,有过很多不同的想法,很多不同的外观设计,正如刚才说的,最后一切都必须向哈里森·福特的日渐增长的知名度靠拢。所以最终的原版海报看起来是这样的。

——你的作品集相当令人印象深刻,包含如《E.T.外星人》。单幅海报和《星球大战》10周年纪念海报。你的所有海报作品中,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幅?

阿尔文:嗯,你知道,海报设计师是个很奇怪的职业。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轻描淡写,谦虚地对你说,我只是在广告业工作,但事实是,这工作能让人在这辈子里最接近自己喜欢的电影了。我不是演员,也不是编剧,但是可以设计这些海报。

我遇到过一些很好的机会,也充分利用了这些机会。我有幸设计了广为人知的梅尔·布鲁克所有电影。我想特意列举一下这些电影的片名……《灼热的马鞍》《新科学怪人》《默片》《疯狂世界史》和《太空炮弹》。也有其他人设计过布鲁克斯的其他电影的海报,但都模仿我的设计风格,因为我当时没有时间设计了。我能用海报建立一种形象,一种性格。幸运的是,由于好莱坞运作得特别模式化,我摆脱了为喜剧片设计海报的想法。我有机会做其他的事情,可以为《银翼杀手》工作。为《银翼杀手》设计海报的那一年,我还为《雌雄莫辩》《E.T.外星人》设计了海报。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17

《E.T.外星人》原版海报

得跟你解释一下,我是那个画《E.T.外星人》原版海报的人。两个手指接触的海报。上面有我的签名,在地球边缘上有非常微小的一个签名。我曾在多海报画作上藏了这样的签名,因为经常有令人不快的事情发生。有很多人想要挤进来,或者会让人们相信他们设计了这幅海报,这是令人不快的。那是谎言。那是捏造的。我为《E.T.外星人》设计了一张预告海报,从飞船上射下来的灯光,穿过多彩的暴风云层。我设计了开幕式活动的海报,地球上面有两根手指接触。几年后,为了第二次发行活动,我重新设计,把这两根手指当作星座图案来处理。电影上映一年后,环球影业发布了一张自行车飞过月球前的海报。那并非我设计的。这是工业光魔合成的照片,而不是美术作品。他们这么做是因为……斯皮尔伯格已经把月亮前的孩子选为安布林娱乐公司的Logo了,也作为上映1周年纪念海报,整件事很合乎逻辑。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21

《E.T.外星人》预告海报

我非常幸运,因为我设计了《E.T.外星人》的海报,为斯皮尔伯格的电影设计了比其他任何一位艺术家都多的图像。举几个片子,我为《太阳帝国》《紫色》《直到永远》和《E.T外星人》设计了海报。正如我所提到的,我还为《铁钩船长》设计了一张预告海报,以钩子本身主角。我为斯皮尔伯格和安布林的作品设计了很多图像,我为《小魔星》《恐惧角》《小精灵》设计了画作,为《七宝奇谋》设计了一个B级片风格的海报,张贴得到处都是。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23

《七宝奇谋》

我很幸运,我想强调这一点,有了机会,也很好地把握住了这些机会。这次访谈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展示机会,我的名字更出名了一点,到处都可以看到我的作品。我为有机会做的每件事感到骄傲,并希自己能继续做更多的事情。

我为《侏罗纪公园》做了很多设计工作,但不是最终大家看到的版本。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这方面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我想,即使他不打算用我的设计。因为圆圈里恐龙侧影的Logo和电影中福特探索越野车门上的标志是一样的,电影里的礼品店也是一样。影片依赖于Logo的可信性,使侏罗纪公园成为一个真正存在的地方。我觉得这设计太棒了。我再一次为我没有那么设计感到遗憾!(两人都笑)但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当然是值得海报师夸耀的作品。

我为乔治·卢卡斯和《星球大战》的传奇故事做了很多专门的设计作品。很遗憾,我从来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方为他们发行期间的任何一部“星战”电影设计一张海报。但是很我有幸通过国际粉丝俱乐部的特殊庆祝活动,或者是通过星球大战音乐会,设计了周年纪念的海报,诸如此类的作品。我很高兴乔治·卢卡斯在他的私人收藏库中收藏了我的各种绘画作品,所以我在那与诺曼·洛克威尔这样的人相处得很好。我非常感谢卢卡斯先生,他对我作品中的部分画作做了评价,并选择收购。你必须想象一下,有一个人启发了我正在画的东西,他对我的画做出回应,想要得到它,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我想说这很酷!他是一个非常慷慨的人,一个非常有才华、非常聪明的人,我最荣幸的是他对我的作品有兴趣。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26

《星球大战》国际粉丝俱乐部活动海报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29

《星球大战》音乐会海报

——你有没有考虑过为《星球大战》系列的图书做封面呢?

阿尔文:我很乐意这么做。一直以来,我找不到正确的时间和地点,或者我一直在设计最后期限特别紧张的海报,没法为《星球大战》设计任何东西。我很想设计,也许将来会有机会设计的。我们真的没什么选择权。其他人决定“我想要这个家伙”或者“我想要那个人来设计”,所以到现在为止我都错过了。我希望这在未来会有所改变。我认为在尚未好好探索过的专门印刷画作领域,大有前途。我祈祷自己能得到这种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422172931

约翰·阿尔文

回到《银翼杀手》的话题,它是一个有趣的电影杰作,生命力旺盛。这部电影是在大约二十年前上映的。我很幸运,正如我所说,我有合作的经验,并利用了那些机会,使我设计的海报得以在公众面前露面。这无疑是一段愉快的个人经历。当我欣赏这部电影的时候——大约一年看一到两次——会把雷射碟放进DVD机,把声音开得很大,然后尽情享受。我特别陶醉。这部电影拍得太精彩了,如今依然时髦。当你想到这部片子是20年前拍的,我觉得这种不过时有点奇怪。都是雷德利·斯科特、制片人和所有让这部电影顺利诞生的人的功劳。

对于“导演剪辑部分”和非导演剪辑部分,人们一直存在着相当多的混淆。在项目的早期阶段,我有一段简短的经验,您可能会对此感兴趣。一般电影会有一个粗剪版,有时有几个粗剪版或集合版。有时候,有些导演对粗剪版非常仔细,粗剪版和最终剪辑几乎没什么区别,尽管粗剪版可能会使用临时的音乐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看过一个约三小时零五分钟的《银翼杀手》粗剪版,我对制片厂决定对这个版本展开删减的那一天感到遗憾。我觉得粗剪版太壮丽了。可怕可悲的死亡戏更可怕可悲一些,所有精彩神秘的时刻都是更精彩、更神秘。粗剪版极为巧妙、美丽、仔细考虑过,当然,这是雷德利·斯科特的手笔。没有画外音,也没什么范吉利斯的神配乐,只是一个粗剪版,但伙计,太壮丽了。

——你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更多的认可吗?

阿尔文:作为一名艺术家,我知道,无论我是否为一部电影设计了出色的海报,我都是借影片本身的东风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人们会因为一部成功的影片注意到我的画,挺好的;有时我为不那么成功的电影设计了很不错的海报,但这些画也会因为电影不够成功而得不到认可。

我认为电影是一种奇妙的、独特的、情绪化的产品和体验,有时我们会为了每个人的利益而得益,有时会被践踏。我设计所有海报时,一直非常幸运地与好人合作,有时是直接的,大多数时候是间接与伟大的电影人合作。

我希望用明星照片做海报的流行趋势能过气一点。我越来越经常被要求设计一些看起来跟以前一样的画作。这是个好兆头。现在我不能告诉你我在设计什么,但我认为电影海报的原创性、艺术性和戏剧性将重新风靡,就像我在电影《银翼杀手》中试图实现的那样。所以我会为此祈祷的,希望你也会。

——当然了。阿尔文先生,感谢您抽出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阿尔文:很高兴见到你,Aaron,希望对你和你的粉丝来说,我是有趣的。

来源:http://media.bladezone.com/contents/film/interviews/john-alvin/

译者:孙宝库

拓展阅读:二十五年后依旧神作!《侏罗纪公园》大师级手绘海报赏

约翰·阿尔文的妻子将他的350幅精彩手稿和工作回忆整理成了一本书《捕梦艺术:约翰·阿尔文的手绘电影海报》,目前已由后浪电影学院引进国内:

微信图片_20190422173203


  
本文由 @后浪电影学院 原创发布于188bet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