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书》的剧作妙在哪?
佐尔巴

2019-03-12 11:57:53

笑料+鸡汤,把严肃题材拍成合家欢。

《绿皮书》可能不像2018年的其他一些电影节提名影片那样在艺术上有大胆地尝试,但它是一部非常讨喜的电影。《绿皮书》以公路电影和兄弟电影的叙事形式,讲述了在一段旅程中,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从冲突与摩擦中,渐渐了解彼此,有了一段超越种族与阶级的友谊。电影格调平实,整体结构工整,起承转合的叙事方式,再加上演员的精湛的演技,让人看完既有愉悦、感动又有省思。

 

1


有不少人认为《绿皮书》的剧本太过工整了,但这种“工整”也正好帮助它顺利拿下奥斯卡奖。这个故事取材于真实事件,而奥斯卡向来喜欢这种挖掘不为人知的“大(小)人物”的故事,而且它将一个本身有点敏感严肃的题材,处理得幽默得当。《绿皮书》的剧本就像教科书般工整,两个对立人物的设置、人物关系的发展、前后照应的台词、顺应观众期待的结局等等,非常生动流畅。


2

 

“工整”其实也并非贬义,作为一部商业片,它是按照好莱坞经典叙事模式写的,套用剧本节拍表,在对应的时间点适时调动观众的情绪,笑点和泪点都是严格设置好的。其实大多数电影在开场的十分钟,观众基本上都能猜到影片的基调和故事的走向,但这并不妨碍观众看下去。比如《绿皮书》,从开场几分钟我们就知道故事大概是什么样的,但是它仍旧能够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吸引观众的目光,让我们投入情感。这也是笔者认为《绿皮书》值得学习的地方,它虽然是老套路,但是观众依然开心买单。下面,笔者就从六个方面来分析《绿皮书》剧作“巧妙”的地方。

 

1. “黑白调转”的人物设置

 

《绿皮书》将过去好莱坞“黑白配”影片中的种族典型反转。本来是白人正经,黑人鬼马,影片一路发展,白人逐渐放松,和黑人求同存异。而《绿皮书》倒转成唐不苟言笑,托尼滑头反叛,更有很夸张的意大利口音和表情。

 

《绿皮书》或许有些设定是刻意营造的反差,但这反差的撞击,恰是两个角色在那个时代,讽刺的对比。在《创造难忘的人物》这本书中有提到:“反差比其他品质更能定义出一对人物。如果对手彼此真正被对立的性格吸引,那么就会创造出最有力的人物关系。”反差能够反映行为和态度。《绿皮书》中,托尼和唐除了外在的肤色、经济差异,两人的行为与人生态度也截然相反,包括了职业选择、与家人的关系、应对问题的方式甚至是饮食选择等等。


3

 

故事的视角主要是意大利裔美籍的托尼为主,开场即是他在夜总会上班,他是底层小人物,没受过良好的教育,满嘴粗话,动不动就用拳头解决问题,但他懂得江湖规则,能说会道,同时也是一个爱家的男人。一日夜总会因闹事关门,他也失业,为了养家糊口,在友人介绍下,应征了一份司机的工作。于是唐出场了,他住在卡内基音乐厅,象牙、黄金、雕像、装饰画……在一个极尽奢华而又带有异域风情的房间中,唐身穿长袍,像个非洲国王一样俯视着托尼。和托尼相反,唐有学识有才华又有钱,性格上沉着理性。


4

 

另外一个反转的设置是,因为肤色的限制,不管有钱没钱,只要是黑人,在南方一些城市的衣食住行,都必须到只有“绿皮书”指南建议上的黑人场所。像托尼是受僱者,他可以住到城区比较好的酒店,而唐是有钱的老板,反而无法享受,只能住在环境很差的汽车旅馆。就连吃饭也一样,即使唐有钱,也不能在高级餐厅用餐,而托尼即使没钱,也能在高级餐馆来去自如,只因他是白人,唐是黑人。


5

 

唐在宴会上西装笔挺地演奏音乐,得到白人的掌声,然而在舞台之外,他被安排在杂物间改装的休息室,无法在住宅内使用厕所,被“炸鸡大餐伺候”(白人以为“所有黑人都喜欢吃炸鸡”),甚至去酒吧喝酒都会挨揍……

 

这种反转的设置让故事充满戏剧性,同时也有讽刺的意味。

 

2. 顺应观众期待的关系发展

 

按布莱克·斯奈德的编剧理论,《绿皮书》是属于“伙伴之情”型。比如两个男人的《48小时》,两个女人的《末路狂花》,两条鱼的《海底总动员》等等,这类影片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因为“我和最好的朋友”的故事总是能引起观众共鸣,而且这类影片都很人性,具有普遍性。《绿皮书》的导演彼得·法雷里在此之前就拍过很多“兄弟电影”(Buddy Film),比如《阿呆与阿瓜》和《贴身兄弟》等影片。无论是正剧还是喜剧,“伙伴情”电影的规则都是相似的,一开始伙伴之间相互厌恶,然后他们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改变了彼此的看法,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


7

《阿呆与阿瓜》

 

“在那些最有力的故事中,一个人物可以给另一个以冲击。”在《绿皮书》中,唐和托尼在八周的旅程中,相互影响,最终成为了朋友。

 

那么两个南辕北辙的人物到底是如何走近彼此的呢?在《创造难忘的人物》这本书中说道“你可以把这些元素——吸引、冲突、反差、转变,运用于爱情、友谊、合作乃至任何类型的人物关系的创造中。”冲突和反差越大,人物之间的动力将越清晰有力。下面我们就来具体分析下唐和托尼两人是如何相互影响的。

 

唐的“智慧”解消了托尼的“暴力”

 

《绿皮书》中,唐是一个拥有三个博士学位的钢琴家,他是一个有内涵,重视谈吐,且凡事深思熟虑的人。托尼在写给妻子的信中就这样评价唐:“总是若有所思”。

 

在这场为期八周的巡演之旅当中,托尼不只一次与人发生冲突,虽说他基本上都是“先礼后兵”,又是职责所在的救唐脱离险境,但“拳头”和“枪”好像就是他最坚实与信任的武器。


8

 

然而就在一次路边遭受警察羞辱的过程中,托尼忍不住给了警察一拳,连累唐和他一起被关进看守所,眼看演出在即,唐用他的方式,声明自己的权利,并且打了通电话,几句话的功夫,他们便无罪释放了。

 

在唐看来,暴力从来都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自己失去理据。但托尼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像他这种在夜店游走的保安,“拳头”就是话语权。而随着两人的相处,唐教托尼如何写情深意切的家书,如何用词遣字才会不失身分,让托尼了解到他的孤独,以及他对“自尊”的坚持。

 

9

 

托尼的“直率”拥抱了唐的“孤独”

 

电影中的唐并非完美无缺,他和家人关系淡漠,他酗酒,他的性向问题等等,都使得他处于孤独的状态。他是一个跻身美国上流社会的钢琴家,但是他受到“尊重”的时间,只有手指放在琴键上的几首歌的时间,其余时候,他无法与白人宾客一同用餐、不准他与白人宾客一样使用厕所……

 

而另一方面,唐的学历和才能,又与他相同族裔的人所处的社会阶级相差甚远,他对底层的黑人文化并不了解,更难以融入。另外,还有他个人的性向的问题。这些都使得他身陷孤独,无法得到认同。


10

 

托尼的直率、不按常理出牌打乱了唐的节奏。 他让从不手持食物的唐,在车上啃炸鸡,他鼓励唐与失联的兄弟恢复关系,他邀请唐到家中过圣诞节。托尼的热情与聒噪,让原本封闭自我的唐慢慢放下心防。

 

11

在黑人酒吧里表演欢快的爵士,获得满堂彩,这应该是唐第一次找到了认同感。

 

3. 戏剧与喜剧的平衡拿捏

 

《绿皮书》的导演彼得·法雷里是好莱坞著名的屎尿屁喜剧导演,他和自己的兄弟博比·法雷里联合执导了《我为玛丽狂》《阿呆与阿瓜》《一个头两个大》等片,大家是不是很难想象到这个专拍低俗喜剧片的人竟然能拍出《绿皮书》。其实彼得的这些喜剧片的经验,反而成了他执导《绿皮书》的优势,他把这个有点严肃的题材,拍成了一部相对温情搞笑的公路喜剧片。

 

12

托尼逼唐在车上吃炸鸡的那段戏,就很像是屎尿屁喜剧里会出现的“逼良为娼”的桥段。

 

迈克尔·豪格在《编剧有章法》中说道:“赋予这个故事幽默感与严肃性。”即使是创作一部悲剧,也要赋予它一些幽默、轻松、喜剧性调剂的时刻。现实生活中,就算是最黑暗、最悲伤的处境也会包含一些幽默元素,对于那些身陷苦痛之中的人们来说,这种幽默通常是一种必需的情绪释放。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电影,比如《朗读者》、《珍爱》等情绪沉重的电影也有让人情绪舒缓的时刻。

 

反之亦然,在写喜剧故事的时候,也不能“为了换取笑声牺牲它们的角色塑造,牺牲观众的情绪投入”。就像《绿皮书》的剪辑师Patrick J. Don Vito所说的:“你不会想让喜剧性来自刻意的搞笑桥段,而是希望它自然地从情境中浮现。”


13

 

《绿皮书》同时还包含了很多严肃的社会议题,种族歧视、阶层问题和性向问题等等。影片也贡献了很多让观众回味的鸡汤,这也使得《绿皮书》不只是一部普通的喜剧片,它让观众在笑过之后,有一些思考。

 

You never win with violence. You only win when you maintain your dignity.

 

There are plenty of lonely people in the world waiting for someone to make the first move.

 

You know, my father used to say, whatever you do, do it 100%. When you work, work. When you laugh, laugh. When you eat, eat like it's your last meal.

 

14


4. 回响法

 

“让一些特定的处境、物品和对白产生回响,从而展现人物的成长和变化。”(来自《编剧有章法》)在故事进程中,每隔一定的时间,就重复剧本里的某个物件、处境和对白,这样就可以展现你的主人公经历的变化了。


15

 

比如《绿皮书》中的那颗绿石头,至少出现了四次。每次出现,它都暗示着人物的某种新的、经历改变后的阶段。第一次出现时,唐和托尼对“偷”这个定义有争论,最后托尼非常生气地放回去。第二次出现的时候,是托尼想念妻子,在亲吻了妻子的照片后,把照片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绿石头放在照片前,这是一个笑点,也是体现托尼人物性格的细节。第三次出现时,是托尼和唐在大雪天艰难前行,唐让托尼把他的幸运石拿出来。这时候两人的关系已经和刚出行时完全不同了。第四次出现是唐回到自己的豪华住所,和托尼家热闹的圣诞节聚餐相对比,唐显得特别孤独,他把那颗绿石头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颗石头不仅仅是一颗幸运石,也是唐和托尼友谊的象征。这也是促使唐走出去,到托尼家一起过圣诞节的力量。


16


回响法也运用到场景再现上,比如唐和托尼两次被交警拦下,但两次的结果完全不同。还有对白,比如《绿皮书》中唐多次强调的台词:”Eyes on the road”,这句话也体现了两人截然不同的性格。这些被重复的语言或画面都暗示着人物的成长和改变。

 

17

 

5. 制造预感和反转预感

 

每个观众在看电影时,都会试图猜想接下里发生的剧情。而正是这种对于故事未来走向的预感让观众在面对电影时能够保持全神贯注。比如《绿皮书》,我们从一开始就看到两个人物的差距,把这样两个人放在一起,还要相处八周,我们能想象这一个过程中的冲突以及两人的改变。而正是对于两人相处时所产生的矛盾以及如何解决矛盾,最后成为朋友这些事情的预感,维持着观众在这部电影中的情绪投入。

 

虽然预感是非常有力的结构性设计之一,但是如果一直都让观众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那样观众就会感到乏味。通过某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将观众能预感到的行为反转,让观众感到意外,这也有利于增强观众的情绪投入。


18

 

另外,“反转观众的预感也可以提升喜剧的可能性。”比如托尼“顺手牵羊”拿了一颗绿石头之后,唐要求他要么归还要么花钱买下来,托尼争论无果之后下车把石头放回去。我们和唐都以为托尼乖乖地归还了石头,结果托尼在后面的场景中掏出了绿石头,而且是在一个很温情的时刻:托尼非常想家,他亲吻了妻子的照片,然后把照片放在床头柜,之后很自然地掏出绿石头,放在照片前面。这就形成一个令人难忘的搞笑时刻,也进一步让我们了解到托尼的滑头。


19


还有托尼在酒吧解救唐那场戏,托尼把手放在腰间,做出要“掏枪”的姿势,我们一开始和唐一样,都觉得他是假装带了枪以此来吓唬对手,结果在后面的场景中,托尼看到有人要偷他的车,他直接对天鸣枪吓跑小偷,此时观众和唐一样吃惊。

 

总而言之,观众既想要猜想和预测接下来将会发生的剧情,但也不希望自己的猜想都是对的。如何“制造预感和反转预感”是编剧们特别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6. 大团圆结局

20


《绿皮书》的结局很温馨,在平安夜的大雪里,累到不行的托尼,已无法驾驶,唐早已放下自己雇主的高姿态,开车送托尼回家,托尼邀请唐一起过圣诞节,唐没有答应,回到自己豪华而冷清的住所。正当观众开始心疼唐的时候,最温馨感动的时刻到了,唐出现在了托尼家的门口,而托尼一家也非常欢迎他,托尼的妻子拥抱了唐,并感谢他“写”的信。


21


虽然这种黑白一家亲,其乐融融的结局更像是甜美糖衣,消解了种族等问题的严肃性。但《绿皮书》作为一部商业电影,它有一项任务是“取悦观众”,所以它要给观众一种希望和满足感。而且《绿皮书》的重心明显是放在两个人的情谊上,多过对于社会不公不义的探究或批判。其实观众在两个小时的观影后,能真切体会到“友情治愈孤独,自尊赢得尊重”就足矣。



22

以上图片均来自豆瓣



推荐阅读

23


这是一本指导编剧从开发故事概念到完成剧本版权交易的分步指南。本书将剧本创作的过程分解为一系列成熟的步骤和阶段。作者迈克尔·豪格结合自己作为剧本顾问的多年经验,提供了多种酝酿创意、克服写作瓶颈的技巧。同时,豪格用图表的形式分析了数十部好莱坞经典片例,手把手地教读者遵循、运用卖座剧本中蕴含的经典原则。豪格还准备了一系列在推销剧本与出售版权的过程中必须关注的要点,供有志开启自己职业生涯的年轻编剧们参考。


点击这里即可购买!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188bet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